<track id="pnjz8"><ruby id="pnjz8"></ruby></track>
<th id="pnjz8"><video id="pnjz8"></video></th>
<tr id="pnjz8"><label id="pnjz8"></label></tr><td id="pnjz8"><option id="pnjz8"></option></td>

    1. <tr id="pnjz8"><label id="pnjz8"></label></tr>
      關閉 家電網微信二維碼

      首頁| 新聞| 產品| Discover| 智能手表| 數字家庭| 智能盒子| 空調| 電冰箱| 洗衣機| 廚房衛浴| 生活電器| 專題| 微發現| 標簽| 論壇| @家電網

      首頁| 新聞| 產品| Discover| 智能手表| 數字家庭| 智能盒子| 空調| 電冰箱| 洗衣機| 廚房衛浴| 生活電器| 專題| 微發現| 標簽| 論壇| @家電網

      首頁 手機通訊 通訊·新聞 正文

      華為訴小米專利侵權 小米:雙方在積極談判

      字號:TT 2023-03-02 08:42 作者:王晶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家電網-HEA.CN報道:對于華為的定價標準,華為法務部副總裁、重大項目部部長沈弘飛此前在線上接受記者采訪時曾回應稱,標準必要專利的許可負有公平、合理、無歧視的義務。

      專利問題不僅是技術研發和商業回報之間的博弈,也是一場先進技術的爭奪。隨著手機廠商在4G協議上的陸續到期以及在5G手機市場上的占有率提升,這種競爭正變得更加激烈。

      對創新引導潮流的科技行業來說,全球范圍內的相關專利訴訟日趨增多,但國內兩個手機大廠之間的專利糾紛卻較為罕見, 2月28日晚間,華為和小米的專利糾紛一度登上熱搜。

      據近日《中國知識產權報》發布的《重大專利侵權糾紛行政裁決受理公告》一文,2023年1月17日,國家知識產權局受理了請求人華為起訴小米的專利侵權案件。

      從專利內容來看,本次涉及糾紛的四個專利分別為“發送控制信令的方法和裝置”,“載波聚合時反饋ACK/NACK信息的方法、基站和用戶設備”和“一種獲取全景圖像的方法及終端”,“一種鎖屏方法及移動終端”。

      對此,3月1日,小米方面回應稱:“雙方就專利許可在積極談判。”

      智慧芽資深專利分析師陳鵬微信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通過專利授權和許可回收研發成本,以及通過專利訴訟去獲得相關談判中的主動權,是非常常見的專利運營手段。我國的專利運營體系也在逐漸健全和完善。

      華為訴小米專利侵權

      眾所周知,通信行業是一個標準化程度非常高的行業,而標準必要專利(SEP, 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是實施標準技術時必不可少的那些專利,但對于具體的專利收費問題,行業中卻沒有統一的標準。而標準必要專利的許可需要遵循FRAND原則,即公平、合理和非歧視。

      從華為和小米的專利內容來看,1號和2號案件涉及4G/LTE技術,屬于標準必要專利SEP。3號和4號案件涉及手機照相和解鎖技術,屬于非SEP專利。

      對此,小米方面回應稱:“雙方就專利許可在積極談判;我國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提供了多元化的解決機制,包括行政和司法調解,通過第三方的調解機制解決許可問題是行業慣例;華為和小米雙方均認為知識產權許可和合作有利于促進創新和公眾利益,并認為調解是幫助達成許可的一種有效渠道。雙方在繼續積極談判的同時,尋求利用多元化的調解機制,協助雙方達成協議。”

      對于專利大戰,從結果上看,絕大多數最終都走向和解。但截至發稿,華為方面尚未對此事做出回應。

      陳鵬表示,本次訴訟中因為涉及標準必要專利SEP受到業內的廣泛關注,SEP一般需要專利權人在特定的標準組織相關網站上聲明,才能形成其為標準必要專利,達到對SEP專利的保護效果。

      他進一步分析稱:(華為訴小米專利侵權)也預示著我國的專利運營體系也在逐漸健全和完善。“我們一方面要更加鼓勵專利運營,加強法律保護,特別是對于持有SEP的企業,鼓勵他們去維權。另一方面,也是要鼓勵高校和更多企業布局更多的高質量專利,并且幫助他們把技術納入到標準中,形成他們自己的SEP專利。目前來看,國內通信領域的SEP專利技術大多掌握在幾家龍頭企業手里,此前國內企業對此專利的運營不太積極,實際上在國外很多中小企業都在積極運營SEP專利。”

      另一位手機從業人士則對記者表示,4G時代很多手機廠商其實并沒有儲備通信的標準技術,反而是5G時代中國手機廠商才有更多的技術儲備,華為是做通信起家的,所以它的4G標準一定是很多的。其實以前中國企業比較少對外收專利費,主要是沒這個實力。雙方就是正常的專利糾紛,特別在科技公司之間比較常見。”

      專利是技術研發和商業回報之間的博弈

      雖然華為對4G的收費標準外界不得而知,但從5G的定價上看,華為的標準遠低于其他海外專利權人已公布的費率。2021年3月,華為曾公布對5G多模手機的收費標準:對單臺手機專利許可費的上限為2.5美元,并提供適用于手機售價的合理百分比費率;愛立信對5G多模手機的專利費標準主要根據手機銷售價格不同而有所調整,專利費用在每臺2.5美元到5美元之間;諾基亞在2018年表示,5G SEP組合的許可費上限為每臺設備3歐元。

      對于華為的定價標準,華為法務部副總裁、重大項目部部長沈弘飛此前在線上接受記者采訪時曾回應稱,標準必要專利的許可負有公平、合理、無歧視的義務。

      那么,如何界定公平、合理、無歧視條件呢?“一方面,要參考行業的許可實踐,即可比協議;另一方面,最近十多年來,主要國家和地區都在對該公平、合理、無歧視的適用進行實踐和闡述。” 沈弘飛說道。

      對于專利問題,2022年4月6日,華為心聲社區曾披露總裁任正非簽發的《專利許可業務匯報》會議紀要。其中提到,以前華為的知識產權是為了自我防衛,現在擁有了一定的話語權后,要構建合理的價格基準,專利收費不能為了收費而收費,也不能要得太低,要得太低就會遏制整個社會的創新。

      紀要還指出,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不求速勝,也不怕敗,收多收少都是成功的。但收費不是最終目的,最主要的是通過溝通和談判,理清雙方的關系。在談判過程中,逐漸鍛造出一支善于溝通和談判的隊伍。

      實際上,專利問題不僅是技術研發和商業回報之間的博弈,也是一場先進技術的爭奪。隨著手機廠商在4G協議上的陸續到期以及在5G手機市場上的占有率提升,這種競爭正變得更加激烈。

      “研發創新和知識產權是面向未來的投入,是非常值得的。” 沈弘飛說道。當前華為正遭遇供應鏈危機,但華為在創新和知識產權方面的投入沒有受到影響。2021年,華為研發費用為1427億元,約占全年收入的22%,是華為歷史上最高的一年;2022年前三季度,華為研發投入已達到1100億元,超過上年同期。

      “我們不是要侵犯別人的專利,而是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前進。理論在世界上是開放的,技術創新是基于開放共享,互相學習、互相尊重(交易)的基礎上才能發展起來。我們要基于可獲得的許可及基于專利規則來做出世界上最好的產品來,不要不理解人家已有的創新而埋頭苦干,也不要繞路產生更多的消耗。”紀要中強調。

      (家電網? HEA.CN)

      責任編輯:編輯F組

      家電網微博

      ?
      熱點推薦